標籤彙整: 王張會

【新聞稿】諾富特事件提告記者會新聞稿

Jpeg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簡稱民主陣線)成員賴中強、嚴婉玲與民主鬥陣成員簡年佑、侯百謙等七人,為追究今年6月25日「王張會」時,諾富特飯店與航警局人員「破門而入」與限制人身自由之違法行為,特委請義務律師團律師於今日向桃園地方法院提出民事損害賠償訴訟與刑事自訴,並向社會各界說明。
今年6月25日我國行政院大陸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郁琦與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張志軍於桃園機場諾富特飯店舉行「王張會」,諾富特飯店與航警局人員未能遵守文明國家對房客居住自由、人身自由與隱私應有之尊重,採取不必要之過度維安措施,在欠缺任何正當法律程序下,撞擊民主陣線成員投宿之647號房與649號房門,撞破647號房門,並限制七人之人身自由。經當事人與律師團成員討論後,決定提出如下之訴訟:
(一)對王隆(警政署航空警察局局長)、 黃秀真(警政署航空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股長)、現場名籍待查之警官、現場名籍待查之五名警員等八人提出刑法第302條第1項私行拘禁剝奪行動自由罪及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之刑事自訴,並依刑法第134條加重其刑。未來,並將請求國家賠償。

(二)對華航大飯店股份有限公司(台北諾富特華航桃園機場飯店)、外籍經理Eric Rimbeuf(韓耕瑞)、現場撞門並衝入647號房名籍待查之二人請求民事損害賠償六十萬元,並請求登報道歉,為該公司「因出借場地舉行『王張會』,致未能遵守文明國家對房客居住自由、人身自由與隱私應有之尊重,採取不必要之過度維安措施」之行為道歉。

此次訴訟,係由長年關心人權保障之高涌誠律師 林育丞律師、林昶燁律師、尤伯祥律師、郭怡青律師、林俊宏律師、劉繼蔚律師 、李宣毅律師、張志朋律師、林佳瑩律師、梁嘉旭律師、郭德田律師等十二位律師義務協助,民主陣線表達萬分的敬意與感謝。
民主陣線指出,國家及公務員必須為其暴力行為負起法律責任,否則,類似本件人民居住自由、人身自由受侵犯之情形將不斷發生,我們尤其不願看到我國政府與企業為了迎合與中國的往來,犧牲台灣的人權價值。提起本件訴訟,正是要捍衛台灣可貴的人權價值。

時間:9月24日上午九點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3會議室
主辦: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簡稱民主陣線)
出席:義務律師團成員
諾富特事件當事人

廣告

【新聞稿】堅持民主,捍衛人權—對王張會的回應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首次台灣行,在抗議聲中草草結束第四天行程,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各成員團體,今日舉行記者會,就第二次王張會談及張志軍來台各項爭議,提出我們的回應如下:

一、    民主陣線/對於王張會談所謂「議題共識」的回應: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就此次王張會三項共識,提出如下之批評。

()「先生效再緊急磋商」無法解決黑箱服貿的問題

據陸委會新聞稿表示,王張雙方同意:在服貿協議生效後,由雙方盡速依據協議第八條緊急情況的磋商、第十一條例外措施及第十九條定期檢視等規定,啟動後續磋商。就此,我們認為:

(1)     兩岸協議監督立法之前,不應審查服貿協議,服貿協議逐條逐項審查、修正、表決通過前,不能生效,這是我們不變的堅持;任何枝微末節的彌補修改,都不能根本解決問題,也不能澆熄人民的怒火。

(2)     人民反對的,是服貿協議罔顧基層人民生存權、台灣經濟自主性與民主人權的不當開放,應該修改或廢除的當然包括協議特定承諾表的開放項目(例如美容業、洗衣業、印刷業、廣告業、醫院..等等根本不應開放)。而第八條緊急情況的磋商、第十一條例外措施,都是在不更動協議特定承諾表前提下,針對特殊狀況所做的微小修補,仍受協議第十七條的限制,三年內承諾表的開放項目不得修改。至於第十九條的定期檢視,更必須等到協議生效後一年才可進行。我們無法接受這種自欺欺人的安慰劑。

()貨貿協商應暫停,待兩岸協議監督立法完成,政府向國會提出締結計畫,進行嚴謹的衝擊影響評估後,再決定是否進行。

據陸委會新聞稿表示,王張雙方同意:積極安排貨貿協議的後續業務溝通,就此,我們重申兩岸協議監督完成立法前,政府不得再與中國洽談或簽訂新協議的立場。

 ()互設辦事處不應陷入「一國兩區」,「普遍性探視權」不能被模糊成「人道探視權」:

據陸委會新聞稿表示,王張雙方重申人道探視是辦事機構的重要功能,對人道探視的執行方案、互設辦事機構的行為規範及保障與便利措施等具體安排,表達積極研議處理的態度。就此,我們認為:

(1)     兩岸互設辦事處議題,馬政府不斷強調不是國與國關係,甚至行政院提出的草案名稱竟然是「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臺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其名稱與定位均陷入「一國兩區」的框架。我們要求兩岸互設辦事處的所有協議、法規與作業文件,應排除任何可能矮化台灣地位,任何可能隱含「一國兩區」「一國中國」意涵的文字,更不能陷入中國共產黨十八大政治報告「統一前,階段性政治關係安排」之協議。

(2)     我們反對以「人道探視」此種模糊字眼處理「普遍性探視權」,為保障雙方往來人民在對岸的基本人權,我們主張協議應明訂「普遍性探視權」的具體規定:「任何一方人民在對岸受拘留、逮捕、羈押或任何形式監禁或限制人身自由時,該方代表均有權就近探視,代為委任律師並提供法律協助。」目前的「司法互助協議」正是用「人道探視」的模糊字眼處理家屬探視權,其結果,多數案例台灣家屬無法探視偵查與審判中被關在中國看守所的家人,我們絕對不接受此種重蹈覆轍的安排。

二、台教會/反對「馬習會」與兩岸「政治談判」:

台灣教授協會許文堂副會長表示:台灣前途應由2300萬台灣人民依照民主原則決定,並且不受中華民國憲法所謂「固有疆域」及「大陸地區」之限制,我們反對中國國台辦發言人范麗卿的發言,也無法同意陸委會王郁琦主委之相對表述。

在外界質疑聲浪中,此次王張會雖然未直接討論「馬習會」議題,但是張志軍依然公開催促「政治談判」;會前馬英九接受財訊專訪,也表示:「兩個地區的領導人碰面,應是很自然…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應該透過高層的會面,能夠把這些概念穩固下來,成為一個超穩定的架構。」馬如此主張,無異接受「一國兩區」,將台灣矮化為「一個中國」下的「區」,我們絕對不能讓操持此種立場的「馬習會」進行。

六月二十五日王張會談後,陸委會將國人有重大爭議的「九二共識」偷渡放入官方正式新聞稿,我們對此表達嚴正抗議,也提醒國人,馬政府打算以同樣的模式,操作「馬習會」,在雲淡風輕中偷渡「一個中國」「一國兩區」等等剝奪台灣人自決權的政治交易,我們絕對無法同意。

許文堂並指出:據說張志軍認為這次訪台是一次成功之旅。有人甚至以「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形容張志軍達成兩項任務:一、民共交流;二、官方定期往返交流,即「陸委會與國台辦常態會談機制」。

關於第一點,實質意義僅在滿足民進黨渴望中國青睞,證明自己有與共產黨交往之能力,統戰兩手策略運用之下,國民兩黨爭寵只是中共眼中笑話,如果駐台辦事處設立之後形成人人爭相賣台以求榮華富貴的現象,被併吞統一也就不遠。至於第二點,正常國家的對外談判要考慮的是為何需要談判?兩國政治對談的政治及社會基礎是什麼?希望兩國怎麼談?如何做?以達到符合兩國共同利益的目的?目前我們看不出有任何政治談判的迫切性,千萬不要陷入為談而談。即使談判也應嚴守「台灣前途應由2300萬台灣人民自己決定」、「捍衛台灣主權」、「堅決反對〈反分裂國家法〉」。

在任何國際談判,一個有為的政府應該是以人民為後盾,藉由在野黨充當槓桿,在與外國談判中爭取國家最大利益,如今馬政府不此之圖,處處與人民為敵,違憲、犯法視法治為無物,侵害自由、民主、人權,實在自喪統治正當性。

此次張志軍並未給馬帶來喜訊,雙方都以「馬習會」是「在一念之間」作解,不過隨著日程接近我們可以觀察後效。「馬習會」有何歷史定位可言?不是也有「連習會」?「宋習會」?甚至也有郭台銘、連勝文等人都見過習近平,他們的歷史定位都高過馬英九?當然只有馬才能簽訂和平協議,完成統一大業,才能申請諾貝爾和平獎,奠定其歷史定位。只是馬英九渴求一見習近平已是舉世皆知,因此中國大可墊高門檻,屆時予取予求,這是台灣人民所樂見的嗎?如周美青所言,馬心中只有自己而無他人,當然也更無台灣。將個人地位置於國家主權人民利益之上者,自另有其歷史定位。

◎我們反對任何黑箱不受人民監督的談判!目前不存在能有效發揮的監督制衡機制,所以應該在最短期間通過民間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

◎我們反對經濟至上,實則少數人獲利的談判!應該退回〈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停止〈兩岸貨物貿易協議〉談判,退回〈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

◎我們反對置台灣主權於不顧的談判!反對任何「一國兩制」、「一國兩區」的政治談判!

三、民主平台/執政黨應撤回兩岸協議監督立法之復議案,反對欠缺立法監督的「陸委會與國台辦常態會談機制」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邱文聰副會長表示:王張會雖達成「陸委會與國台辦常態會談機制」的共識,但基於國民主權與民主原則,我們認為政府以會談或協商形式進行兩岸官方交流,進而達成拘束雙方的任何形式協議,都必須在民主法治的框架下,事前即接受國會監督,並透過法律,確保資訊公開及公民參與。而對於內容可能影響台灣人民對台灣之現在及台灣未來之重大決定權的兩岸會談協商,更應該透過法制化的程序,取得多數國人共識並獲國會絕對多數立委支持後,方得進行。因此,我們除了對於陸委會在互設辦事處的協商過程中,違反國民主權原則,擅將台灣主權獨立現狀自我矮化為「一國兩區」中的一區,並擅自於王張會後以官方正式新聞稿方式偷渡「九二共識」,予以強烈譴責之外,也堅決反對在立法院完成兩岸協議監督立法之前,陸委會與國台辦建立常態會談機制。

有鑑於立法監督政府進行兩岸官方交流已為全民共識,而國民黨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卻有多次違背民主法治之不良紀錄,因此我們要求國民黨應立即撤回對兩岸協議監督立法付委之復議案,無私地將監督立法一案交由在野黨召委陳其邁於本週臨時會中排入委員會議程,以便於九月立法院正式開議後,進行實質審查。這也是民主陣線各成員團體對馬總統「我就看不出來到底學運24天的時間是為什麼?你覺得兩岸關係要更嚴格監督,那就趕快立法」發言的正式回應,請執政黨切勿迴避。

 四、島國前進:看穿「三中一青」的荒腔走板;不要表面的尊重,要實質不侵犯:

看穿「三中一青」的荒腔走板

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表示:張志軍此趟行程最後以落荒而逃做結,在外界批判或質疑抗爭者之際,我們更應該細究為何張志軍此趟行程不受到台灣人民的歡迎?理由很簡單,張此行除了不尊重台灣人民在三、四月間訴求的兩岸監督條例未立法前,不得進行談判、協商的訴求;其宣稱的三中一青的探訪行程,事實上沒有聆聽,只有取暖。雖號稱是有別於過往中國官方來台的行程,但此次安排行程中仍然刻意隔絕「不同意見」企圖塑造親民的假象。但從與事先安排的中小企業、青年學生對談的安排,我們即可看見,張志軍此趟與過往中國官員無異,不敢接受外界真實的檢視、批判,連對媒體公開都不敢。其探訪三中一青的宣傳,最後落得荒腔走板。

不要表面的尊重,要實質不侵犯

張志軍離台前夕,刻意放軟姿態,宣稱尊重台灣人民對於生活方式、社會制度的選擇。但,中國早已在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前夕,對港人說過同樣的話了。這與當年中國對香港宣稱的「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無異。但,台灣人民要的,絕不只是中國尊重台灣人民選擇的生活方式、社會制度,更重要的是台灣人民不希望我國的政治體制、民主制度、國家主權再再受到中國干預、打壓。

也不希望台灣的民主體制、國家主權,再次受到中國侵犯和威脅。

 五、民主鬥陣:抗議過度維安,侵害人權:

民主鬥陣代表簡年佑表示: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訪台行程,在如影隨形的警民衝突中落幕 首日抵台即在諾富特飯店發生 Room service 破門事件,在優勢警力護航的蛇籠中,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舉行王張會;第二日烏來山路的肉身鐵鍊阻擋,八名聲援者移送並以妨礙自由兩萬交保;第三日甫至高鐵左營站就有布條迎接,在西子灣更被近身白漆攻擊;到了最後一日,張志軍不斷更改行程,閃躲來自高雄、台中、彰化的異議聲浪,直至機場離台前都仍有民眾包圍嗆聲。張志軍甫離開台灣,又發生台灣赴香港參加七一大遊行的聲援者遭到遣返的事件。在這一連串的行動與事件中,處處可見我們的國家為中國官員護航,罔顧人民權益 對中方卑躬屈膝的身影。政府不斷地以暴力、不合法的手段對付人民,例如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以不符合比例原則的手段驅散人民,造成人民受傷 頭破血流。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政府已如同中國威權控制下的公務機關,為中國官員服務而不顧人民權益。政府以如此惡劣的手段對付自己國家的人民,其實已與中國國內打壓異議份子的作法相去不遠。再者,當我們的人民在香港遭到遣返時,陸委會僅以「將請我國駐香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適時予以協助」,未有任何實質作為,對人民權利忽視至此,令人痛心。我們在此也要強力譴責政府在這一連串事件中的作為,當我們所珍視的民主價值遭到中國如此踐踏時,執政者非但不重視,反而以謊言和暴力行為試圖遮掩粉飾太平,為這樣不經機制監督,未經公民同意的利益交換護航,這樣的行為人民是無法接受的。我們在此警告政府,若是政府持續地以這種幾近休克的方式與中國方面進行互動,那麼人民的意志將會起身反抗,奪回屬於台灣的價值和主體性。

 

六、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三點訴求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代表賴品妤表示: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訪台行程短短數天,即再次凸顯為了「盛情款待」中國高官,這個政府可以怎樣暴力對待人民。中國高官入境訪台,台灣政府使用超高規格的維安與情治手段「盛情款待」;台灣人民表達意見,反對黑箱談判,反對去管制的經貿政策,要求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決定的主張,卻遭到政府「暴力對待」。無論是囚禁限制民眾人身自由、無端壓制採訪記者或是將抗議民眾摔致頭破血流,都再再的顯示國家暴力以及對人權的輕視。黑島青對於政府這樣粗暴且失當的行為表達我們最嚴正的抗議。

我們要重申這次張志軍來台行動中的幾點訴求:

(一)要求國與國的對等關係,拒絕黑箱政治─經濟談判:

我們同意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之主張,在三一八運動期間,也曾明確要求馬政府在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與中國洽談或簽訂任何協議。但陸委會與國台辦,仍在三一八運動期間持續進行兩岸互設辦事處「業務溝通」,並未公布相關影響評估、也未有人民參與空間,持續黑箱作業。此外,「王張會」中更包含推動服貿、加速貨貿、陸客中轉、台灣加入TPP、RCEP等經濟議題,這些重要的經濟與民生議題,同樣沒有人民的參與空間!

馬政府更表示互設辦事處不是國與國關係,嚴重矮化台灣主權,造成民主憲政危機,應受到台灣人民最嚴厲的譴責!

 

(二)要求落實分配正義,堅決反對去管制化的經貿政策:

我們拒絕去管制化的自由市場規範。自由貿易與新自由主義以去管制化的政治經濟政策,在世界各地造成財團獨大、貧富懸殊、剝削加劇、資源耗竭等問題,台灣在發展的策略上,卻仍選擇這種「犧牲一個階級,以換取另一個階級致富」的錯誤經濟政策。台灣所面對的問題,正是在經貿自由化、去管制化的過程中所形成的分配不正義,政府透過法規鬆綁、降低稅收讓富人得利,讓資本的流動更加自由。荒謬的財稅制度卻讓政府無法從財團身上課徵資本利得、無法落實分配正義,導致貧富懸殊越趨嚴重。

我們要求政府健全自由貿易協議的談判制度,在與中國及任何國家進行協議談判前,必須由行政機關向國會進行報告,對於可能受影響的產業與勞工,召開相關聽證會,全面進行質化與量化的調查與衝擊評估;並建立協商機制、配套措施,具體防範降低對弱勢產業及勞工的衝擊,避免基層產業人口成為全球分工體系下的受害者。

 

(三)反對去管制化的經貿政策破壞原住民族文化與生計:

中資財團進駐台灣觀光業,勢必需要土地來建立飯店等服務據點。中資支持的港資,投資日月潭休閒度假旅館BOT案,進而侵犯邵族傳統領域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中資若無所限制地馳騁台灣觀光市場,原住民傳統領域可能遭受更大的威脅。財團壟斷市場,原住民地區付出自然、土地、文化、人力等成本,卻幾乎沒有利潤。

原住民族面臨多重弱勢的問題,既有政治經濟結構下的弱勢階級、資源匱乏的偏鄉與離島、語言文化急速流失與認同潰散的主體弱勢,這些問題不解決、部落主體沒有建立、原住民族權利沒有落實,還一味的想透過引入外來資金以發展原住民地區,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

此外中國官方面對台灣文化主體性向來無尊重可言,甚至將台灣原住民族視為「中華民族」,而中國政府本身在對待弱勢文化與族群的態度上,更是惡名昭彰,這一點從中國政府對圖博要求獨立、自治的訴求極盡打壓之能事便可看出。

 

最後再次強調,黑島青不反對與中國建立政治與經濟關係,唯此種關係的建立應該以公開、透明、國與國的形式之對等為基礎,同時我們認為國民黨政府逆行倒施,破壞民主自由、危害基本人權、加劇貧富差距、圖利政商財團,這種不為人民著想、不以人民的權利為目標的政府,應當受到最嚴厲的譴責!

 

七、民進黨的沉默,令人失望:

 

記者會中除針對馬政府濫權執法,罔顧民意進行批判外,與會者一致強調,民進黨應盡速對王張會的程序與實質內容表態。

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指出:我們對於民進黨蔡主席及高雄市陳市長在王張會關鍵問題的沉默感到遺憾。民進黨對於警方過度維安與人權侵害,是有出面聲援,但是除之外,對於王張會的黑箱談判,對於王張會的實質議題,我們看不到一個最大在野黨應有的作為。看看陸委會二十五日新聞稿中,以偷渡的方法,正式把「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放入官方新聞稿中,我們要問,民進黨你沒有意見嗎?你的因應作為是什麼?

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也指出,2008年陳雲林來台,民進黨動員群眾包圍展現意志,此次張志軍來台,同一位黨主席蔡英文竟毫無動作,希望民進黨能針對此事作出解釋。而此次張志軍與高雄市長陳菊會面,最後以閉門方式進行,無論其原因是否為中方堅持,陳菊市長難道不用表示立場嗎?地方縣市不用面對人民監督嗎?還是默默地接受以後的往來都用黑箱的方式進行?

 

主辦單位: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

時間:2014年6月30日下午兩點

地點:臺大校友會館3A會議室

主持:嚴婉玲(民主陣線執行秘書)

出席:賴中強(民主陣線召集人)、許文堂(台教會副會長)、邱文聰(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副會長)、林飛帆(島國前進發起人)、簡年佑(民主鬥陣代表)、賴品妤(黑島青代表)、陳為廷(島國前進發起人)

【紅牌行動】人民舉紅牌、拒絕王張會!Q&A

【紅牌行動】人民舉紅牌、拒絕王張會!Q&A
Q1、什麼是「王張會」?
A1、過去,兩岸會談,多由雙方官方授權的海基會會長與海協會會長來處理,因而有江陳會(江丙坤與陳雲林)、林陳會(林中森與陳德銘))。
2014年2月,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訪問中國,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進行第一次「王張會」後,正式建立兩岸官方的「常態溝通機制」。當雙方脫掉海基會、海協會這兩雙白手套後,彼此的關係如何定位,就成為敏感的政治問題。目前雙方都以「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基調進行會談,中方更處心積慮將我國框限在「一中框架」中,隱含高度的政治風險。
此次張志軍來台將進行的「第二次王張會」,預計將討論「兩岸關係發展的整體看法」、「兩岸經濟合作與區域經濟整合」、「兩岸互設辦事處」等議題,甚至觸及「馬習會」(前次王張會已經有討論)。

Q2、此次行動訴求是什麼?為什麼反對「王張會」?
A2、我們訴求:
一、 反對黑箱政治談判: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前,拒絕召開王張會;
二、台灣前途自己決定,反對矮化主權的政治宣傳;
三、 要求「普遍探視權」,拒絕模糊的空洞承諾。

Q3、為何說「王張會」是黑箱政治談判?
A3、今年四月十日,參與三一八運動的公民團體、學生與人民發表「轉守為攻,遍地開花」行動方案與訴求聲明,就曾明確要求馬政府在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再與中國洽談或簽訂任何協議。
此次「王張會」預計將處理具高度爭議的「兩岸互設辦事處」議題,甚至觸及「馬習會」及後續政治談判議題。當然更該審慎處理。
但陸委會與國台辦,仍在三、四月份運動期間持續進行「業務溝通」,並未公布相關影響評估、也未有人民參與空間,持續黑箱。

Q4、兩岸互設辦事處究竟有什麼問題?
A4:如果中方允許台灣辦事處可以在中國核發簽證,可以擁有普遍性探視權,探視每一位被關在中國看守所、監獄的台灣人民,這本身不是壞事。
但其中牽涉許多敏感政治問題:
一、馬政府跟中共都持續強調,互設辦事處不是國與國關係,甚至行政院提出的草案名稱竟然是「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臺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其名稱與定位陷入「一國兩區」的框架,甚至連「中華民國」也不敢提;
二、對於我方強烈要求的「普遍性探視權」,中方仍沒打算給予具體完整且明確有效的承諾;
三、中國來台設立辦事處後,可能成為類似香港「中聯辦」的組織,有利中共在台統戰、情蒐、干預內政。

Q5、為什麼我們要求「普遍性探視權」?中方回應如何?
A5、為保障在中國的台灣人的基本人權,我們主張:「兩岸政府應允許代表探視在對岸受拘留、逮捕、羈押、收容等人身自由受限制之人民,並代為委任律師」。
這是普世人權原則與國際慣例。
目前中國政府只願意以「原則性與模糊化的文字」回應台灣朝野關於「普遍性探視權」的主張,再以其單方的行政命令,做出具體規定。但目前的「司法互助協議」就是用「人道探視」的模糊字眼處理,其結果,多數案例台灣家屬無法探視偵查與審判中被關在中國看守所的家人。

Q6、何謂「台版中聯辦」?開放中國在台設辦事處有何風險?
A6、香港「中聯辦」是中共長期設在香港進行統戰、情報工作的機構,常態性地介入香港政治,並在選舉時發揮直接影響。多年來,「西環(中聯辦所在地)治港」已是港人普遍的認知。
若開放讓中共海協會赴台設辦事處:
第一,「密碼通訊」是領事機構獲明文保障的權利,未來在中國與台灣間的情報通訊上,將更難監控,有利中共蒐集機密情報;
第二,也等同開放中共設立統戰的「前哨站」,更有利進行干預台灣內政、操盤台灣選舉的工作;
第三,過去中國各省省長來台,巨商富賈絡繹於途,未來海協會代表常駐台灣後(內定人選為鄭立中),其對台灣各種公共事務的介入與操控,絕對不會只有一個「周寧事件」(國台辦法規局局長周寧,干涉台北律師公會舉辦中國活摘器官與之人權之研討會)。

Q7、依照理想的「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應該如何進行互設辦事處談判?
A7、對於上述疑慮,陸委會僅輕描淡寫地表示「雙方確定未來互設辦事機構及人員不得介入對方內部事務,也不得有從事情蒐的行為」,卻未提出明確有效的規範與因應機制,也未提供完整的國安評估報告。人民根本不清楚相關風險。
因此,我們要求先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且依據「資訊要公開」、「人民能參與」、「國會能監督」、「人權有保障」、「政府有義務」等我們一貫主張的立法原則,要求陸委會先提出「締結計畫」、提出影響評估及相關因應配套,開放人民參與,而非持續黑箱決議。

Q8、為何訴求「拒絕矮化主權的政治宣傳」?「王張會」與兩岸下一步政治談判有何關聯?
A8、根據媒體報導,中共官方更打算在2014年底前,促成「馬習會」、甚至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促成兩岸政治談判。
這樣的規劃,在過去幾年的兩岸會談中,皆有跡可循:依據2005年「連胡公報」提出的願景,宣稱要在「反台獨」、「一中原則」下,「先經後政」,完成經濟談判之後接著要談「軍事互信機制」、「兩岸和平協議」,往兩岸政治終局談判邁進;另,在中共領導人接班的十八大會議上,也宣示要促成階段性的政治關係安排。
在中國國台辦主任范麗青剛做出「台灣前途由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的發言的此時,陸委會配合張志軍進行「王張會」,等同配合中共進行矮化我國主權的政治宣傳。為「馬習會」,及更進一步的政治談判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