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媒體專訪

自由時報:賴中強 律師性格 戳破馬政府謊言

記者陳慧萍/特稿

「戳破馬政府未開放中國勞工謊言、要求政府公布服貿協議開放項目對照表…。」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長期以律師專業背景,鑽研各項法規,緊盯政府一舉一動,努力揪出違反民主程序的具體事證,全力防堵政府違法濫權,靠的全是一股想要守護台灣民主的信念和熱誠。

賴中強是五年級後段班,學生時代曾參與野百合等大小學運,退伍後投入律師工作,專長是公司法、民商法,處理過許多企業併購、公司重整案。

他原可安然在律師業發展,但二○○八年馬英九上台後的種種舉措,讓他驚覺台灣已陷入民主倒退危機,促使他重新投入社會運動。

賴認為,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制度,近年在中國因素介入,以及權貴資本家運作下受到很大傷害,這種現象尤其以兩岸協議最為明顯;他長期緊盯政府公報、法規修正進度,發現馬政府大量利用行政命令,違反法治國原則偷渡兩岸政策,情況之嚴重,「怵目驚心!」

二○一○年兩岸簽署ECFA隔天,賴中強與澄社、台灣人權促進會等近三十個社團、學界共同成立「兩岸協議監督聯盟」,批判馬政府先與對岸簽協議、再強迫國會「全案包裹表決」嚴重違背民主程序。

現因兩岸服貿協議,賴中強更卯足全力從專業角度提出各種質疑;他的目標很清楚,為了守護得來不易的民主價值,台灣民間監督力量絕對不可缺席。

原文連結

《星期專訪》徐偉群︰民間反服貿 施壓藍委嚴把關

轉載自2013/7/29 自由時報

記者鄒景雯/專訪

立法院二次臨時會今天召開,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中原大學經濟法律系副教授徐偉群指出,民意代表對選民負責,不僅在服務,更在於他們在國會支持了甚麼政策?這些會影響其選民。公民團體未來將針對國民黨個別立委加強溝通,令其了解服務貿易協議的嚴重性。

問:服貿協議本週將正式進入議事攻防,民主平台最新的主張與因應是什麼?

徐偉群:一開始我們就理解這次的反服貿戰役,國會是最重要的戰場。早在六月二十四日,我們提出訴求,行政院在國會完成實質審議決議之前,不可啟動生效條款。這個施壓,後來看來是有效的。朝野立委達成協商,必須逐條逐項審議。這表示民間力量集結與施壓,是會有一定效用,雖然我們不敢太樂觀。

聚焦國會戰場 訴求程序內容

現在要進入國會議程,我們前一步提出的是反對逕付二讀,這點,我們在七月二十三日記者會上做了公布,現在的訊息看來,國會不會逕付二讀,會在委員會審查,只不過是聯席委員會。接下來我們要做的是進入國會之後,民間與各團體要如何對國會訴求,這分為兩個層次,一是程序面,二是實質面。

在程序面,我們主張,立法院針對每個產業必須個別召開至少一次公聽會,這個用意在於:召開公聽會之前,應該完備一個有意義的公聽會的前置動作。首先是:資訊的充分揭露。我們要求國會應要求行政院就服貿協議所涉及的各產業狀況、開放幅度、可能受到的影響,做出調查報告。這當然不是前陣子由中經院接受委託生產的所謂影響評估報告,那顯然是不夠的。至少要像這兩天由出版業界自己所提的產業調查報告那樣的深度才夠。其實,這是政府本來就該做的。

其次,必須給各產業吸收資訊的時間,然後進行討論。換言之,在國會的公聽會之前,就應該讓產業與勞工進入資訊的調查程序之中,積極參與。這也在補正這個協議從一開始的黑箱瑕疵。待這些程序完成後,才舉行國會公聽會。之後,國會才能進行實質審查。

納入人權清單 救濟機制立法

在內容上,我們有若干要求,第一,在協議中必須納入人權清單。就各別產業會涉及人權的部分,應該放入協議,或附條件,以立法的方式,確保人權、國安問題,才能通過。例如,對於醫療系統的開放,我們主張必須在確保醫療自主的前提下來處理。根本上我們認為由中資經營醫院,是醫療商品化的一大步,會危害醫療自主的權益。又如,公共照顧系統,開放中資經營將也會有同樣的危害,因此主張必須在實質問題上設限。此外,中資進入我們的金融、電信業,對國人最大危害是取得國人的金融資訊,或有機會監控國人的通訊,這些都必須事先防範。包括修法禁止這些情況產生。只有在這些前提完備之下,這些條款才有可能被通過。

問:你們有沒有試擬一些條文草案,提供公部門參考?

徐:民主平台很早就在討論這件事,例如影響評估報告,必須先立法,在有法制的情況下,來確定影響評估報告如何寫。我們計畫要做。這本是國會、政府該做的。此外,對於因此協議受衝擊的產業與勞工,他們受救濟的管道,或輔導的方式,也必須立法。不是像現在依靠行政命令,與靠畫大餅式的預算,來處理這件事情。因為,ECFA的經驗告訴我們,沒有法律依據的補償、救濟機制,是沒有效果的。

問:你們預判,未來最棘手的挑戰是什麼?

政府片面宣傳 扭曲服貿資訊

徐:在行動上,我們要面對的是政府的宣傳戰。大家都看到了,政府不斷透過它的資源,在媒體上單方地傳遞出一些消息,要來「消毒」。但這些官方說法不是空洞的保證,就是資訊的扭曲,例如江院長在回應美容美髮業擔心開放後工作會受到取代時說:必須投資六百萬元以上才能輸入兩個白領階層。其實,這個規定不是服貿協議的規定,而是早就有的大陸專業人士來台從事專業辦法的規定。服貿協議之中,令人擔心的是其容許跨國企業內部調動的這種管道,這就包括所謂的「專家」,也就是組織內擁有先進專業技術,對該組織的服務、研發、技術或管理擁有專業知識的人員,而且這專家不限擁有專門職業的證照。從這個定義來看,將來政府有可能說擁有美容美髮專業技術的人不是專家嗎?有可能說具有維修汽車技術的人他不是專家嗎?大家所擔心的是,透過這規範的細節而產生的威脅。但是江院長迴避了這協議的本身。

又如,陸委會刊登的廣告,所謂「十個壯大」。即使是經濟學的專家也說,任何經濟政策都有風險與不確定性,不可能有一個政策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種宣傳,當然大家都覺得很可笑。

針對大家憂慮這不是真正的自由開放,因為中國本身就不是一個自由社會。陸委會則說,簽了服務貿易協議之後,因為有了明文規範,可以避免大陸的潛規則。這說法也讓人啼笑皆非。如果這國家是由潛規則來決定遊戲規則的,它就不是法治國家,而是人治國家,有何可能因為這紙協議就能令其由人治變成法治?

但是,這些官方說法,其能見度是高的。而在民間呢?我們發現,雖然人心惶惶,雖然關心的人日漸增多,但還是有很多人並不那麼清楚這衝擊的真實意義是甚麼?包括基層產業它們也尚未釐清自己可能受到的衝擊是甚麼?這些都是在服貿協議審議過程中,對民間非常不利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有更多機會讓基層了解服貿協議的內容與影響,這需要學者、民間團體一些針對基層的行動。這幾個禮拜,民主平台做過兩次社會調查,到立委選區去,一方面宣講,一方面接觸商家,去了解有多少是落在協議所包括的產業範圍之內,我們發覺大約八九成都是。可是多數的人並不清楚自己也被涵蓋在服貿協議中。這是一個警訊。如果我們沒辦法讓民間有足夠的了解,那這場戰役很可能就是由政府以其宣傳戰來決定最後的結果。所以我們很需要與勞工、產業界的朋友作溝通。

我們要讓這個協議不貿然過關,當然會要求在野黨嚴格把關,但是在野黨的總席次相加仍然是不夠的,所以我們也必須讓國民黨立委了解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因此民間團體接下來會針對個別的立委,國民黨有十九位立委是我們的目標,我們會發動民眾打電話,也可能到立委選區做社會調查去直接施壓。這麼做,有個重大意義。過去立委與地方的連結,多數取決於選民服務,而非政策。這次,透過與立委的對話,我們希望把民主政治的圖像做個變化,也讓台灣民主進入另個階段。也就是民意代表對選民負責,不僅在服務,更在於他們在國會支持了甚麼政策?做了甚麼立法決定?這些會影響其選民。這些,是我們對未來行動的設想。

院長角色關鍵 民團拜會溝通

我們也注意到立法院長王金平最近的一些談話,顯然他有意識到這事情對基層民眾的衝擊,我們知道他與基層的關係很深,我們會聯合一些團體適時地去拜會王院長,向他提供更多的資訊。王院長的態度,將會非常關鍵。

問:透過這次的社會實踐,有沒有也獲得一些回饋?

徐:現在看來,有些不同領域的團體,原本各自在不同的範疇內,關心這件事情,現在慢慢集結起來了。包括從二十七日、二十八日,直到八月九日臨時會結束,有來自不同的團體接力訴求。原來,我們認為很難動起來的勞工界,這次也有動作了,南部、北部工會的朋友,不但來響應週日的民主團結之夜,他們也反映,後續他們會集結更多的勞工來參與這件事。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行動計畫,來對服貿協議發聲。

這是一個好的現象,當這些不同的團體能夠相互聲援的時候,接下來的工作就會比較有可能趨近大家的共同期待。

新聞連結

《星期專訪》孫友聯︰服貿將讓台灣勞工低薪化

轉載自2013/07/22自由時報

記者黃以敬/專訪

政府與中國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六十多項服務業開放中資及營運;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警告,兩岸經貿不斷開放,主要獲利的是少數靠中國賺錢的財團,廣大勞工面臨的卻是實質薪資下降、經濟成長率腰斬,此次服貿協議,擺明是從ECFA的商品流動,要進一步開放中國資金及勞工來台,台灣服務業將面臨中國低成本競爭,高占七成勞動人口的服務業勞工將朝低薪、低勞動條件傾斜,恐將動搖國本。

Q:政府與中國簽署ECFA時,宣示要創造廿六萬個工作機會,如今簽署服貿協議,則評估增一萬多個工作,勞團如何看待?

A:政府要簽兩岸協議,都是報喜不報憂;三年前簽ECFA,號稱要創造經濟成長一.七二%,中經院說會創造近廿六萬個工作機會,勞委會則評估至少十萬個,卻都只是膨風。現在,這些工作在哪?是哪些薪資水準?根本看不到。現在看到的,卻是勞工的實質薪資大幅倒退到十六年前水準,經濟成長率一路下滑,成為「悶經濟」。

這次服貿協議,政府及中經院不敢再膨風,評估最多只會增加一萬一千多個工作,提高GDP一億多美元;有學者取笑,這種經濟規模連一個颱風都比不上,對台灣根本沒好處。

反令人憂心的是,過去ECFA還只是商品流動,此次則是開放中國自然人及管理階層可來台,是有條件開放「中國勞工」,且行業之廣、項目之細,在國際談判中也很罕見。

僅少數靠中國的財團獲利

Q:反對ECFA、服貿,政府官員就批評是「鎖國」?不支持經濟發展?如何解讀這種說法。

A:在全球,勞工團體對各國簽署自由貿易協議,多是採較保留態度,因為獲利的通常是少數財團。兩岸經貿開放,更明顯是少數靠中國賺錢的財團獲利,台灣勞動條件卻下降,尤其原已普遍低薪的服務業,只怕更朝低薪化傾斜。

美國、加拿大與墨西哥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三國總工會後來質疑,各國承諾的優質工作都沒出現,增加的是穩定性低、福利差、薪水低的工作。

港三低二高 恐在台灣重演

香港更是前車之鑑,主權移交中國後,月薪低於三千港元(約台幣一萬二千元)的低薪人口就大增超過一.四倍。香港與中國簽署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零售服務業人口雖增加,但專業服務人才則是外流到中國,香港卻是增加低薪、低技術、低穩定性、高替代性、高流動性的「三低二高」低階服務工作,低薪人口暴增;這種慘況恐也將在台灣重演。

中國與台灣的經濟規模及勞動條件相差甚大,語言、文化卻又有雷同性,台灣不用擔心向歐美開放,中國卻有很大的取代性、競爭性,衝擊遠大於其他國家。當初政府要簽ECFA,勞團就提出警告;學者也有研究指出,台灣勞動實質薪資的下降,與這十年兩岸經貿開放有關聯性。

Q:兩岸經貿交流增加、簽ECFA, 台灣哪些行業勞工已受衝擊?

A:就拿政府最愛吹噓的中國觀光客為例,號稱千億元商機;事實上,陸客團有七成團費是進入中國組團社口袋,台灣接的是低價甚至零元團。

勞團曾訪談一些導遊與遊覽車司機發現,接越多陸客,個人薪資未必增加,工時卻明顯拉長,工作條件及環境變差。媒體曾調查,有導遊以前一天工資一千五百元,現接到低價團,最慘是八天才一千五百元。有司機更抱怨,台灣最後剩的只有「垃圾與屎」。

政府官員沾沾自喜說台灣服務業可去中國、中國服務業不會來,說沒開放中國勞工,但都是昧於事實。依目前簽署內容,中資只要廿萬美元就可有中國負責人及經理幹部來台,而這幾乎就可達到自營美髮業的架構。

自由經濟貿易區是另一例證,跨國企業更可自由調動兩岸人力,中國勞工的開放已是趨勢,而且幾乎可不受國內勞基法規範,對這些問題,政府根本是無心且無力防範。

中資惡意併購 他國有先例

Q:服貿的簽署有更多不對等?不公平?

A:服務業是人的服務,不是機器或商品,可能遭遇兩種問題,一是專業人才及服務know how知能外流,二是中國服務業挾著龐大市場資金及低廉人力成本,進入台灣惡意價格競爭及併購。這在其他國家早已有諸多例證。

中國的談判是很有策略的,它是選擇較高品質行業開放到中國,例如特許醫療業到中國可獨資開業,明顯是要將優秀醫師人才及服務引進中國。相對地,例如出版業最反彈的,中國印刷出版品可以低成本來台競爭,台灣出版品到中國反要受審,所以文化界反彈甚大,擔心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言論自由,會受損害箝制。這也都看不到政府有任何防範。

Q:早年為加入WTO,政府成立逾一千五百多億元農業發展基金及進口損害救助金,補償六十萬農業就業人口;如今簽署兩岸服貿協議,馬總統說要準備九百五十二億元做配套處置,對服務業勞工有足夠保障?

A:要幫助受衝擊勞工,不只是金額問題,政府恐怕連台灣服務業到底有多少從業人口都不清楚,中經院說有七百四十多萬人,工商普查卻是七百廿多萬人,就差了十幾萬人。實際上台灣服務業,大多數是中小企業、自營性,未必都有登記,衝擊層面比想像中大,確足以動搖國本。

當初要簽ECFA,馬政府就宣稱要編九百億元來補助,此次又舊調重彈,不僅金額不足,且這筆經費是「貿易自由化調整支援方案」,對象含括台灣上千萬勞動人口,根本杯水車薪。而很荒謬的,若政府研究,兩岸服貿協議未來十年只可讓台灣多賺約四十億元,國家卻要花九百多億元來補償勞工,明顯是弊多於利。

亡羊補牢 立院須逐條審查

Q:政府辦說明會卻非聽取意見,恐要強讓服貿協議上路,有何補救建言?

A:台灣勞工不是不能接受國際開放,但政府處理這種對勞工衝擊甚大的重大政策,不能黑箱作業、態度傲慢,簽後才強迫大家接受。

勞團只能希望亡羊補牢,至少應在立法院進行逐條審查,而且政府須對逐行逐業召開公聽會,各行各業都須有詳細的就業影響及衝擊評估,嚴重衝擊行業應剔除;而不是又要動員立法院,粗暴地將服貿協議強制上路,讓台灣廣大勞工作為犧牲品。

新聞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