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民主陣線至經濟部抗議要求停止貨貿談判

DSC00695

 

兩岸貨品貿易協議談判9月10至12日三天在台北舉行,馬政府在張顯耀涉嫌洩漏貨貿談判底線衝擊影響未明、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未完成前,執意進行反民主的貨貿談判,勢必重蹈黑箱服貿的覆轍。而中方要求「經貿關係正常化」,要求台灣開放進口並降低關稅,所衝擊的都是就業人口眾多的內需產業,必將對基層民生產業及工人、農民生計帶來巨大衝擊。民主陣線今日至經濟部抗議,要求經濟部(1)停止貨貿談判,(2) 公布雙方各自提出的自由化目標(零關稅比率),(3)公佈中方要求我方開放及降稅的清單。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律師表示,基於以下理由,民間團體要求停止貨貿談判:

一、石化、面板、汽車少數財團得利,多數農工受害:
去年台灣出口到中國的工業產品金額1563億美元中,零關稅比例已達七成。經濟部設定貨貿談判爭取中國降關稅的四大產業為,石化、面板、汽車、工具機。其中,工具機被中國列為民族產業、國防產業,中方不願意讓步,其他石化、面板、汽車都是資本密集的產業,只有少數大財團在經營,就算談判成功,獲利的也是大財團。
反之,台灣目前仍管制八百多項中國農產品與一千兩百多項工業製品進口,中國要求經貿正常化,開放進口,並要求降關稅。中國要求台灣開放、降稅的產業,包括農產品、紡織、成衣、塑膠加工品、鍋碗瓢盆、磁磚、鋼鐵、初級工業製品等民生產業,都是就業人口眾多的內需產業,如開放中國產品進口、降低關稅,低價競爭,必將對基層民生產業及工人、農民帶來重大衝擊。
貨貿談判犧牲農工,成就十大家族在中國的利益
檢視貨貿談判經濟部爭取中國降稅的主力產業,我們赫然發現汽車、面板、石化(五大泛用塑膠,包括聚乙烯PE、聚氯乙烯PVC、聚苯乙烯PS、ABS樹脂、聚丙烯PP)的業者,集中在十大家族財團,包括:
(1)石化業生產五大泛用塑膠的李謀偉家族(榮化)、王永慶家族(台塑、台
化)、吳壽松/吳亦圭家族(台聚、亞聚、台達化、華夏海灣)、辜濂松/辜仲http://udn.com/words/in2.gif家族(國喬)、許文龍家族(奇美實業)。
(2)面板五虎(已合併成四虎)的郭台銘(群創光電,合併奇美)、李焜耀(友
達)、林蔚山家族(中華映管)、焦廷標/焦佑麒家族(瀚宇彩晶)。
(3)汽車業的裕隆(嚴凱泰家族)。
我們要問:在貨貿談判的相互降稅過程中,開放低價中國農工產品進口,犧牲農民、紡織、成衣、塑膠加工、陶瓷、鋼鐵等民生產業勞工的利益,換取石化、面板、汽車十大家族在中國的利益,而其中石化業與面板業又是低毛利的產業,這符合公平正義嗎?這真的對台灣有利嗎?這真的是台灣經濟該走的路嗎?

二、欠缺上位產業政策,盲目設定貿易談判目標:
就現況而言,台灣的石化業是高污染、高耗能、低毛利的產業。高雄氣爆事件後市區石化管線存廢與遷廠問題至今無解,讓高雄居民繼續生活在氣爆的威脅中,是不人道,不符合正義,政治現實上也不可能,在環境因素下,未來台灣石化業不得不面臨減量的命運;而美國的頁岩氣革命,讓頁岩氣生產乙烯成本僅需輕油裂解的三分之一,更根本性地改變了石化原料生產的產業趨勢與競爭優勢,台塑已加速在美國設廠;此時,馬政府仍然天真的認為向中國爭取取消6.5%的關稅,可以支持台灣量產型的五大泛用塑膠維持甚或開拓中國市場,這早已是不合時宜的過時政策。石化產業政策不因應情勢重新釐定,尚未摸索出適合台灣石化業新產品的利基,如何可能盲目地進行貿易談判?
而台灣量產型的面板業,同樣面臨明年下半年, 中、 韓八條生產電視專用大尺寸面板的生產線,將在中國全數投產的產業轉型壓力,馬政府不考慮產業政策逕行貿易談判,豈非本末倒置。

三、張顯耀洩密案衝擊影響未明,貿然談判罔顧國安:
多家媒體報導張顯耀涉嫌洩漏兩岸貨貿談判之底線,新任經濟部長杜紫軍表示「『經貿談判不會只有1個底線』,會視談判情況做動態調整,我不確定張顯耀『知不知道我們的最後1招』」,已經足以證明事態的嚴重性。馬政府不先釐清張顯耀洩密衝擊影響範圍,貿然進行談判罔顧國安。
四、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尚未完成,勢必重蹈黑箱服貿的覆轍:
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尚未完成,各項衝擊影響評估、利害關係人參與、國會監督機制均未完備,此時進行貨貿談判,勢必重蹈黑箱服貿的覆轍。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高雄氣爆案的首謀榮化李謀偉就是貨貿談判的獲益者,高雄氣爆,造成死傷,至今還有許多傷者在醫院,這就是台灣為石化業付出的代價。但氣爆之後,經濟部忙著幫石化業者找出路,設石化專區,台灣最大的石化專區就是台塑六輕,結果附近小學被迫遷校,以避免學童罹癌,石化業帶給我們的就是死亡、癌症,貨貿簽了以後,石化業就可以更形擴張。另外,同樣是受益產業的面板業大廠華映跟友達在新竹霄裡溪蓋面板廠,長期汙染霄裡溪,讓下游居民長期喝有毒的廢水,這不是我們要的經濟發展模式。

農村陣線代表陳平軒表示,政府一再表示,中韓、美韓已經簽了FTA,台灣不簽就會落後,但政府沒說這些FTA是怎麼簽的,韓國簽美韓FTA的條件是十年後才開放到98%,2%敏感農產品仍未開放。世界各國都在保護農業,我們的政府在簽訂時卻只會說「我會盡量保護農業。如果台灣不開放就會邊緣化。」過政府簽訂ECFA,將830項農產品列為早收青單,但至今仍缺乏對這830項農產品的衝擊說明。而日本雖積極爭取加入TPP,但在加入之前各種政府報告已出爐,政府報告指出若加入TPP日本會農損三兆日圓,但台灣政府從來不跟我們說我們加入會損失什麼。

勞工陣線工作貧窮研究室洪敬舒主任表示,政府一再說兩岸只要簽服貿、貨貿就是利大於弊,但利卻是財團的利,弊卻是勞工承受。貨貿有十個產業獲利,但相對而言紡織業等受害產業將有數百萬勞工受害。洪敬舒指出,台灣社會陷入GDP迷思,但增加的GDP都留在上層階級,沒有流動到下層。
舉面板為例,面板大廠雇用大量的外勞、派遣,即使這些產業不斷發展,增加的勞動力仍然是廉價、非典的勞動力,對整體就業市場並無幫助。
政府還提供這些產業大量的租稅減免,但政府從來不說這些,總是跳針說Z>B。因此,兩岸協議監督位過之前 我們堅決反對貨貿談判。

台灣製造業大聯盟理事長黃光藝表示,製造業大聯盟得會員有做衣服、皮箱、陶瓷、寢具等等的產業,台灣加入WTO後,因為中國廉價產品傾銷,內需產業已經倒一半以上,只有毛巾業還做得起來,因為當時有反傾銷。若再取消關稅,傳產會倒更多,台灣的錢都跑到中國還開放,讓大財團更富有,貧窮人更貧窮,加強貧富差距。

台教會副會長錢文南表示,今天早上台教會九點來,現場警方指揮官居然說賴律師取消今日記者會,公權力居然敢公開撒謊,連這種小事都要說謊,更不可能會照顧各種產業的利益,實在令人痛心。
民主鬥陣代表程浩哲指出,貨貿談判不論實質或程序都令人困惑,實質層面部分,政府的經濟政策都是開放,而未對弱勢族群造成損害有所因應。在程序層次上,服貿協議才引發三一八運動,兩岸協議監督機制尚未通過,張顯耀事件也剛發生,政府已無公信力,台灣不應於此時進行談判。

黑色島國青年代表江仁傑表示,政府的貨貿談判內容與公開談話是相反的,昨天管中閔才說簽FTA應小心,避免造成只有造成少數人利益的FTA,但說的好聽,貨貿談判內容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如果政府做得到,民間團體又何必來抗議。

島國前進發起人陳為廷指出,除了產業受損,我們還應該關心貨貿會造成社會哪些問題。去年底,立委鄭麗君就公佈來自行政院的內部消息,說貨貿談判中台灣為了交換開放面板業,將讓中國的食品加工業進口,這就戳到了食安問題的敏感神經。從去年到今年持續擴大的食安問題,不但未見改善,政府還要開放更多的中國食品加工業進來!經貿談判團隊應該要為食安把關,但食品安全卻可能被面板業的利益交換。雖然經濟部國貿局後來澄清說沒有交換,但目前仍未看到經濟部應主動公布的談判計畫及防範措施,經濟部應在談判過程中,主動公布各種衝擊,但現在卻搶在立法院開議前展開貨貿談判以迴避專案報告的監督。

民團代表發言一輪後,由經濟部工業局連副局長出面回應,賴中強代表民團要求停止貨貿談判,並對連錦漳提出以下三點質疑,
(1) 民間團體要求停止貨貿談判。

(2) 馬政府經常將中韓FTA 當作對照對象,但中韓FTA示範了很好的談判透明化及資訊揭露,第七輪談判就對外公布談判結果為20年內完成自由化目標,而自由化目標就是讓彼此貿易金額85%零關稅。而正在台北舉行的第九輪談判也進入具體項目的攻防,民間團體想請教經濟部,貨貿談判中台灣跟中國的自由化目標、零關稅比例預計是多少?杜部長曾說兩邊目標不一致,如果雙方尚未達成共識,請經濟部說明兩邊各自提出多少自由化目標。

(3) 杜部長接受專訪時曾表示中國要求農產品、成衣、初級工業製品零關稅。過去服貿協議的美容美髮項目,是最後一刻才放進開放清單,民間團體不希望重演這樣的憾事,因此,民間團體希望經濟部提出開放的初級工業製品清單,初級工業製品包括那些項目?

面對民間團體質疑,連錦漳僅不斷重複官方說法,有競爭力的產業會爭取開放,敏感產業會保護措施,並強調已開過兩百多場產業溝通會,也會將公民團體的意見納入考量。

時間:9/10(三)上午十點
地點:經濟部(福州街十五號)
發言:賴中強(民主陣線召集人)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洪敬舒(台灣勞工陣線主任) 陳平軒(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
錢文南(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 黃光藝(台灣製造產業大聯盟總召)
江仁傑(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代表) 陳為廷(島國前進代表)
程浩哲(民主鬥陣代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