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國家濫訴、侵害醫療個資】第一階段記者會新聞稿

【抗議國家濫訴、侵害醫療個資】第一階段記者會新聞稿

318運動離開立法院至今兩個月,檢警約談偵辦名單已經超過四百人,許多民眾是因為醫院提供大規模就醫紀錄供警方篩選偵辦,有人只因為在行政院周圍靜坐就被偵辦,甚至有學生因為護送同學就醫留下聯絡電話被偵辦,我們對於如此大規模的國家濫訴、侵害個資、秋後算帳行為感到非常難過與憤怒。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表示:今天第一階段記者會是由民主陣線、黑島青、民主鬥陣、島國前進共同召開。我們先前曾經明確表示「該負的法律責任我們願意承擔,但是請檢警不要濫訴」,我們已經信守承諾在5月27日依照立法院總務處通知清償了263萬6231元的修繕款及水電費,這筆錢是從先前318運動的結餘款支付,根據318運動善後會議的決議,我們也願意清償行政院事件的三百萬元修繕費用,但是我們要呼籲政府與檢警,請停止濫訴。當年紅衫軍事件,檢察官起訴十六人,最後法院判決無罪,而今約談偵辦名單已經超過五百人,我們要呼籲檢警人員,政權是一時的,民主法治是永遠的,你們的作為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與歷史的檢驗。

捍衛苗栗青年代表陳冠宇表示,324當天他雖然在現場,但是陳冠宇在台灣是菜市場名,不知道警方是如何獲取資料,並穿越層層人海找到正確的陳冠宇進行傳喚,他合理懷疑就是警方向台大調就診紀錄。陳冠宇指出,許多人遭受暴力對待後不敢就醫也不敢聯繫律師團,就是怕這樣的情況發生,結果還是發生了。這是用鮮血服務統治基礎,並且嚴重侵害人權。

學生團體民主鬥陣代表李俊達發言認為,民主需要法治作為基礎,來避免人治造成權貴偏頗的情形。但是有法治不代表就有民主,過去在白色恐怖時期,政府迫害人權的作為,也都是依法行政。當法律的執行缺乏憲法精神在背後的時候,就成為獨裁者打壓異己的工具。人民對於暴政的服從,則是民主社會退步的推手。馬政府濫權的作為,是過去威權政府的統治手段的再現,台大醫院配合檢調的作為,則代表了對於人權的漠視、醫療倫理的喪失,以及對於威權的縱容。民主鬥陣除了譴責政府的濫訴行為,也要呼籲台大醫院基於醫人醫國的良知,勇於拒絕配合政府侵害人權的作為。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代表、清大學生黃郁芬指出,在這個國家元首口口聲聲宣稱的法治社會中,我們看到的,是運動中,不論對於民眾的訴求,亦或是政府的行政處事,都一而再、再而三得蒙騙、掩蓋並且以黑箱的方式恣意使國家暴力的手伸向每一個勇於站出來質疑當權者的人民;我們不能理解,當人民殷殷切切地疾呼民主法治的價值、甚至為此勇敢站出來,不僅在街頭因國家暴力而受傷,甚至到了醫院——一個應該是救人的地方,卻因為就醫而遭受國家公權力以法治之名的清算。當醫院要求每一個就醫的民眾留下資料,應該是為了確保、追蹤患者的健康所需,而非為了提供給警方、作為統治者恣意進行司法打壓的幫兇,我們不能理解的,是當一個國家的統治者一邊宣稱法治的重要性,卻同時暗地向醫院引渡就醫名單,而非依正當程序向法院申請搜索票依法查詢,作為這個國家的人民,我們不懂,是怎麼樣一個社會,當人們追求公平正義、起身對抗政府而受傷時,就連就醫也不再安心,就算身體的傷醫好了,卻得要時時刻刻擔心隨之而來的司法追殺。

在行政院事件中,被指認為首謀遭到逮捕而後無保請回的清大學生魏揚,代表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提出三點聲明:
第一, 我們嚴正譴責國民黨恐怖統治、威權復辟,行政院的國家暴力尚未平反,國民黨政府仍一味執念於剷除異己,用約談的方式來消耗更公民的心力,意使人民惴慄不安,可惡至極。
第二, 在沒有法律依據與明確犯罪事實的情況下,(檢調單位?警政單位?)的約談名單逕自從就醫紀錄取得,是嚴重違反醫療法、個人資料保護法之違法濫權行為,應受最嚴厲的檢視。
第三, 國民黨政府數次違法濫權,從九月違憲政爭、三一八憲政危機、三二四行政院鎮壓,顯示國民黨政府已經全面失去統治的正當性,憲法與法律在國民黨政府的眼裡,是玩具、是工具,全依照執政者個人好惡而改變。
我們要警告馬政府,決定多少人上街、多少人翻牆、多少人佔領的,從來都不是學生,而是違憲濫權、藐視法律、行國家暴力的政府,馬政府若持續藐視民意、毀壞民主,即是迫使更多人民起身反抗。

台大法研所研究生黃守達也以親身經歷表示,323、324,我自己在行政院的現場。我看到許多民眾,堅定不移地喊著口號。我看到許多民眾,肩並肩地坐在一起,充滿非暴力抗爭的尊嚴。這些人,用行動抵抗暴政,他們是勇敢的台灣人。但是我們的國家,不只用棍棒與水柱對付他們,當他們受傷入院,警察侵犯這些人的就醫隱私,醫院非法提供這些人的個資。我們赫然發現,在今天台灣,不管是警察還是醫生,都被撕裂成兩種人:有些替暴政作威作福,有些和人民站在一起。王卓鈞署長、邱文達部長、江宜樺院長,在人民懲處你們以前,請你們作出選擇,和人民站在一起,阻止暴政繼續發生。

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表示,學生離開議場之後,馬政府對所有運動的參與者的追訴已經超過四百人,追訴行政院事件的手段竟然是從醫院的就診紀錄來約談,這是因為行政院的占領事件充分地讓政府知道,人民可以奪回立法權跟行政機關,而學生的勇敢已經超越它們的想像,所以馬政府的操作心理就是鎮壓這些膽幹奪回國家機器的人民。

林飛帆表示,行政院事件應該被記得,如果沒有行政院事件作為轉捩點、橋接點,很難想像之後能有更大的能量出現,所以應該要把公道還給行政院參與的學生及人民,而政府在參與者主動到案說明的情況下,實在沒有理由再對已經造成傷害的同學再造成心理壓力。另一方面,馬政府卻完全沒有針對政府官員追究責任,林飛帆要求馬總統、江院長、警察局長、國安局長都應該要主動到案說明。
陳為廷表示,之前主動到案說明的當事人有佔領立法院和行政院,到案說明的這些人是最清楚事實的,我們都有跟檢察官交代誰帶學生上街、如何分工,
所以政府現在的作為不是要追究事實,而是白色恐怖,是對民主人權的打壓。昨天六四25周年,馬總統還說要讓民主法治作為兩岸共通語言,這樣的行為是否要讓台灣的民主法治傾向中國的標準?我們要再次呼籲,馬江負起政治及法律責任。而且,馬總統前天開記者會宣示要過服貿、過自經區!他說有各種措施和民眾溝通,但司法濫訴證明這政府完全沒有改善,我們敬告馬政府懸崖勒馬,不然人民會再次上街頭!
附件:行政院事件當事人(匿名)案例
案例一:323當天晚上,A聽聞青島東路傳來消息,前去行政院周圍,抵達北平東路、林森路口。約晚間11點,警力漸增,人群在路口圍觀。12點出頭,警方進攻,A突然被警方從路邊推倒,拉入盾牌後,以警棍與拳腳狂毆。A被丟離後,前往醫院就醫。此後A再也未到現場,也沒有任何團體與他聯繫。月餘,A卻收到警方通知書,表示他有「侵入住宅、妨礙公務」之嫌,列為嫌疑人。

案例二:324清晨,B於中山北路人行道上,看見警察列隊前進,並用水車驅離民眾。B拿出手機做紀錄,旋即被警察抓去警盾後毆打,頭部瘀傷。B就醫後,也於五月初收到通知書,表示他有「妨礙公務」嫌疑,必須到警局說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