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方案與訴求】轉守為攻,遍地開花

訴求盤點 持續進展

這次的佔領運動,導火於張慶忠在3月17日的委員會,在30秒內恣意宣稱已完成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查,送院會存查。在我們的行動壓力下,目前已經議事處確認會議無效,張慶忠委員也在3月31日為此道歉。

在佔領運動中,我們提出了「四項訴求」,而這「四項訴求」分別是「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先立法再審查」、「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以及「退回服貿」。隨著運動的開展與擴大,部分訴求獲得進展,未來仍需全民繼續監督推進。

首先,「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由人民提出的民間版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已完成提案連署,並送交到立法院議事處,即將在本週五(4/11)的院會中決定付委審查。後續有待完成委員會審查,與院會二、三讀程序。

我們再次重申,未來監督條例的立法,必須符合民間版草案所標舉的「公民要參與」、「資訊要公開」、「人權有保障」、「政府有責任」、「國會要監督」等五大原則。

其次,「先立法再審查」,是要求在服貿協議開始審查之前,必須先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就此,王金平院長在4月6日的聲明中表示「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這意味著王院長在其職權內做出承諾,取得「先立法,再進入『院會』審查」的初步成果。然而,我們也清楚明瞭,因為召開院會是王金平院長的職權,而委員會屬於個別立委職權範圍,所以單憑王金平院長的承諾是無法完整保障「先立法再審查」,還必須觀察服貿協議在「委員會」裡的發展。未來,我們將以具體行動警告朝野立委切勿罔顧民意,在立法完成前,切勿強行審查兩岸服貿協議。

再者,「退回服貿」,是要求立法院將服貿退回行政院,在3月24日立法院的聯席會便決議要求行政院撤回服貿協議重啟談判,然而,這項決議並未實質完成,仍待院會決議確認。

在行動中,我們提出了「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因為我們了解到,在反黑箱服貿運動的背後,已反應了當前國家代議政治失靈、憲政層級的危機。因而,召開憲政層次的公民會議以回應當下的危機。所以,我們反對馬江企圖敷衍人民訴求,所召開的經貿國是會議,這完全不符合我們的要求。我們質疑這場會議的意義以及代表性。我們要求讓人民直接參與公民憲政會議的討論,並秉持著,與4月6日在議場外舉辦的「草根論壇」一樣的草根民主精神,而討論議題應該包括憲政體制、兩岸關係、選舉與政黨制度、基本人權與社會正義、經濟政策與世代正義等,由下而上解決當前國家憲政危機。

國會不從 人民不會退讓

從我們撤出立法院到從事草根組織動員的這段期間,我們要求朝野立委恪守職責,以民間版的五大原則為基礎,進行兩岸監督機制的立法工作,在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審查「服貿協議」。不只如此,我們也強烈要求馬政府在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再與中國洽談或簽訂任何協議。

即便暫時撤離了立法院,我們仍要警告台灣現有的政治精英,特別是握有行政權的執政黨,以及至今仍服從於馬意的藍委,應該要體認到人民的意志,停止再以欺騙伎倆來閃避人民的訴求。

同時,我們也要告訴立院反對黨及其立院黨團,確實負起監督政府的責任,阻止馬政府持續傷害我們的國家,並拒絕朝野政黨間私相授受的政治交易。我們要求,不可讓黑箱服貿協議闖關,不可讓保守的行政院版本監督條例通過。

今天,人民站出來不但是要拆毀黑箱,同時要發出一個警訊:我們已經看穿政客們的伎倆與算計,如果你們仍執著於陳舊的政治思維與既有的政治利益,而罔顧人民的主權者命令,那麼台灣將有更大、更超乎你們所能想像的社會動能,挺身而出,要你們付出應付的政治代價。

持續民主深化的鬥爭

在長達二十四天的佔領行動中,台灣公民社會展現了前所未見的團結與動能,如此巨大的能量,絕不會在走出立法院後而宣告結束。相反地,我們必須再擴大串聯,並立即展開、規劃下一波的運動進程。我們將建立平台與組織網絡,並巡迴全國深入社會基層,但不僅止於演講、集會、草根論壇等方式,更重要的是,深入在地連結理念相近的夥伴,一同建立在地的組織。

走出立院後的下一階段,主要分成三條戰線。第一條戰線,是迫在眼前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必須以民間版五大原則為基礎的立法推動。事實上,這段時間已陸續有團體組織,自發前往地方給予個別立委施壓,要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第二條戰線,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實質審查,在走出立院之後,我們也將持續佔領運動的動能,透過在地的組織行動,在民間版監督條例立法、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實質審查兩條戰線上,要求各地的執政黨立委予以承諾。

第三條戰線,推動公民憲政會議,也將延續這幾天在議場內外舉辦的「草根論壇」、「人民議會」經驗,彙整各界公民朋友,對憲政議題、兩岸關係、社會正義及人權等,關乎憲政體制改革及未來世代發展議題的想法,並持續將論壇的推動在地化。未來,我們將會收集草根論壇的意見,凝聚共識,進而召開全國性的公民憲政會議,推動憲政改革。

這三條戰線之外,我們還必須針對馬政府的國家暴力與後續的檢調追殺來延伸戰線。

身為佔領行動的核心幹部,必須強調,我們並不會回避任何法律責任,但這並不意味著俯首認罪。不要忘了,馬總統長年寵信的,前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因為違法監聽遭受一審判決有罪,這個前所未有的醜聞,已經使得馬政府主政下的檢察體制徹底失去正當性,從法務部長羅瑩雪強硬的「依法辦理」發言中,我們已經很清楚地認識到,佔領政院後的暴力鎮壓只是一個開始,佔領結束後的傳喚、偵訊、起訴等秋後算賬才是馬政府以國家暴力施以政治迫害的重頭戲。我們不但強烈譴責這種「威權復辟」的國家暴力,更呼籲檢察官們慎思憲法賦予他們捍衛人權的天職,不可自甘墮落淪為馬政府清算公民社會的劊子手。

四條戰線的展開和持續,是民主深化與專斷獨裁之間的鬥爭。這四條戰線不僅僅是為了實現訴求,也是整體台灣社會持續的民主深化,我們將以之抵禦威權且罔顧民意的馬政府。我們在此宣示,花開之際,我們會再回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