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民主陣線本週提問

DSC06593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新聞稿2013/9/12

立法院近日的發展,讓人對國會是否仍保有民主制衡功能感到悲觀,然而,體制越是墮落,公民越需要奮起。民主陣線繼前二週提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六問後,今日繼續由各公民團體就關切問題,提出我們的質問。

    第七問:如何避免「中國政府透過中資第二類電信業者與中資網站取得台灣用戶通訊資料」?

(台灣教授協會提問)

美國透過國安審查機制杜絕中國電信設備業者之設備進入美國大型電信服務業者之機房,我國亦同。如果NCC與國安局對中國電信設備業者之設備進入我國電信服務業者之機房有資安與國安疑慮,我們還要讓中資直接進來投資電信服務業?就像本來要賣藥品到你的醫院但被你的衛生署把關拒絕,行政院乾脆就開放直接到你的地盤開醫院,這個邏輯是不通的,官員也無法自圓其說。官員說第一類電信比第二類重要,我們只開放較不重要的第二類。打電話的第一類電信雖然比上網的第二類電信的規模大,但對許多人而言,上網時間遠大於打電話,上網通訊的重要性大於電話通訊。官員也說僅開放「第二類電信事業特殊業務之非一般民眾之特定用戶租用封閉網路」,不會有一般用戶被監控的情形。但此執照雖然不能直接對一般用戶經營服務(中資也不願意這樣直接經營),但已足夠中方透過低價或中國電信市場執照之誘因而取得台灣各大電信服務業者之「電信機房外包」業務,加上網路流量的「通透性」,任何經過此機房之流量都可被監控,為何NCC要欺騙一般民眾說不會被監控?

中資入口網站與社群網站在國際間向來惡名昭彰,除了替中國政府過濾與阻擋公開之言論與國際新聞網站,更為中國政府監控用戶之間的社群通訊隱私。若開放中資進入第二類電信與網站服務,根本無法避免用戶通訊資料被中國政府監控,勢必陷台灣人民於「紅色恐怖」之中,剝奪憲法對人民言論自由與通訊隱私之保障。總統若支持行政院提案至立法院就已構成違憲之犯罪意圖,人民可逕行對總統提告其違憲。

     民主陣線主張:屬於國家神經網路系統的任何第二類電信執照不應開放給中資投資,除非中國政府不再透過電信網路服務業者監控一般用戶言論自由與通訊隱私。

參考:8/31《自由時報》〈《服貿研討會》林盈達:北京可植後門 監控台灣政壇

第八問: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簽訂以後,該如何避免中資「一條龍」壓境,獲利空間被中資壟斷?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提問)

「一條龍」上下游經營模式將壟斷中國觀光客來台旅遊的商業利益,從旅行社、飯店、運輸、餐飲業到零售(商店購物), 整合產業上中下游。去年中國來台旅遊人數高達兩百五十萬人,其中前幾名必到景點有阿里山、日月潭和花蓮太魯閣,看似創造大量人潮與錢潮,但實際上,中資(或以港資為名)早已悄悄滲透我們的觀光業,透過一條龍經營型態,榨乾台灣觀光產業的利潤。

「一條龍」的憂慮並非空穴來風,尤以花東地區近年來的土地開發案,時常傳來向中資招商、甚或是已進場的新聞,例如台開公司前陣子就招中資來看花東近萬坪的土地。我們怎能不擔憂後山皇帝傅崐萁,從紅領帶一路穿成紅西裝,徹底投共呢?此外,最近發生的日月潭休閒渡假旅館BOT案,嚴重侵犯邵族傳統領域,有中資色彩的港資在日月潭蓋旅館,政府不僅未加監督,竟然還配合剝奪了邵族的生存空間。

服貿大開中資來台佔據市場一條龍的供給角色,搭配陸客需求面的進攻,各地自然環境、文化資產的破壞令人擔憂,就如阿里山近年來,為了滿足中國觀光客採購山葵,阿里山國有林班地遍佈淺根作物山葵田,從上坡處一路延伸到河谷的柳杉林木都被伐除,為了栽植山葵砍伐山林,破壞台灣自然環境產生的外部成本,是由中資來負擔嗎?

服貿協議生效後,一條龍模式更將複製到其他產業鏈,例如:「碼頭、倉儲、物流、運輸、批發、零售一條龍」,或著「入口網站、電子商務、快遞、運輸、網路廣告一條龍」。中資所帶來的GDP中,有多少是進了台灣人的荷包,又有多少是帳面上看得到卻吃不到的虛擬GDP,最後進了中資的口袋?在此兩岸經貿整合過程中,獲利的不是少數大財團,就是中資,而台灣長久以來支持地方文化與經濟的社區、中小型的地方店家如小吃店、柑仔店、傳統旅社、民宿,被排除在一條龍產業整合產業鏈之外,完全無法在當中獲利,反而被逼向絕谷,也無生計頭路。

 無論是環境的破壞,或是本地經濟未來的扼殺,由中資壟斷的一條龍產業模式對台灣人而言都是一場徹底的悲劇。

第九問:投審會的把關機制經得起檢驗嗎?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提問)

政府宣稱外界對服貿協議的批評都是過慮,經濟部投審會對中國資金以及人員來台會把關。但是,讓我們看看馬政府的把關紀錄。馬政府2009年試辦開放中資來台,經濟部投審會允許中資投資鼎新電腦,卻沒有考慮到鼎新電腦承包國防部、中選會多項敏感標案,甚至經濟部國貿局最敏感的「個人電腦隔離作業防護專案」、「九九年經濟部駐外單位電子檔案管控專案」也是鼎新電腦承包。而洋華光電「假研習,真工作」案,更可以看到投審會把關不實,讓布局兩岸的台商公司,以商務活動之名,引進中國勞工,低薪超時工作。以上兩個案例,都可以證明投審會的把關機制不夠嚴謹,政府等到媒體披露後,才知道事態的嚴重。2009年開始小規模試辦開放中資來台,就已經漏洞百出,更何況服貿協議生效後的大量開放。

民主陣線主張:中資來台投資的審查與管理規範應立法,重大投資案應有公開聽證程序,在這個立法程序完成前,立法院應暫緩表決兩岸服貿協議。

第十問:自由貿易是解藥,還是毒藥?

(台灣農村陣線提問)
反對韓美FTA最力的韓國農民聯盟代表,曾對我們說過,比起韓美FTA,他們更怕韓中FTA。因為中國東北環境與韓國類似,距離又近,已經有很多大農與農企業到中國東北種植大蔥、蘿蔔、白菜等韓國本土作物,再私自進口回國內,嚴重威脅韓國本土農業。韓中FTA簽署後,門戶完全洞開,情況會更嚴重。

台灣農業偷跑至中國的狀況,比韓國更嚴重,中台貿易完全自由化後,台灣本土農業所受之衝擊,絕對比韓國農業更大。本次服貿協議,雖然直接涉及農業開放項目不多,但物流業的批發、零售、經銷、倉儲業開放中資經營,長期必將造成掌握農產品價格定價權的下游通路業者進一步的整併與壟斷,農民更受剝削。我們也擔心,自經區、貨貿協議與服貿協議,會出現中資從原料、物流、批發、零售,到餐飲一條龍經營的模式,恐將完全掐死台灣農業命脈。

台灣農業將要面對的貿易自由化毀滅性衝擊,反映自由貿易的本質─「有本事能自由移動的人受益,走不了的人受害」。2002年台灣加入WTO以來,農家實質所得持續下跌,社會總體失業率先從3%上升到5%,再回到4%,人民實質所得下降,失業率上升,但GDP卻成長;財團得到甜頭,百姓卻是飽嚐苦果。我們要問馬政府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過去20年貿易自由化政策,對全體人民究竟是利還是弊?你們要推動的激進貿易自由化政策,到底是毒藥?還是解藥?在政府未提出貿易自由化完整的影響評估,並且與民間進行辯論之前,我們徹底反對馬政府當前失控、盲目的各項自由貿易政策。

記者會主辦: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簡稱民主陣線)
記者會時間:2013年9月12日上午10點40分
記者會地點:台大校友會館三樓3B會議室
新聞連絡人:賴中強(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0970-533-210
出席:徐偉群(守護民主平台協會會長)
呂忠津(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魏  揚(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發言人)
許博任(台灣農村陣線研究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