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牌行動】人民舉紅牌、拒絕王張會!Q&A

【紅牌行動】人民舉紅牌、拒絕王張會!Q&A
Q1、什麼是「王張會」?
A1、過去,兩岸會談,多由雙方官方授權的海基會會長與海協會會長來處理,因而有江陳會(江丙坤與陳雲林)、林陳會(林中森與陳德銘))。
2014年2月,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訪問中國,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進行第一次「王張會」後,正式建立兩岸官方的「常態溝通機制」。當雙方脫掉海基會、海協會這兩雙白手套後,彼此的關係如何定位,就成為敏感的政治問題。目前雙方都以「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基調進行會談,中方更處心積慮將我國框限在「一中框架」中,隱含高度的政治風險。
此次張志軍來台將進行的「第二次王張會」,預計將討論「兩岸關係發展的整體看法」、「兩岸經濟合作與區域經濟整合」、「兩岸互設辦事處」等議題,甚至觸及「馬習會」(前次王張會已經有討論)。

Q2、此次行動訴求是什麼?為什麼反對「王張會」?
A2、我們訴求:
一、 反對黑箱政治談判: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前,拒絕召開王張會;
二、台灣前途自己決定,反對矮化主權的政治宣傳;
三、 要求「普遍探視權」,拒絕模糊的空洞承諾。

Q3、為何說「王張會」是黑箱政治談判?
A3、今年四月十日,參與三一八運動的公民團體、學生與人民發表「轉守為攻,遍地開花」行動方案與訴求聲明,就曾明確要求馬政府在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再與中國洽談或簽訂任何協議。
此次「王張會」預計將處理具高度爭議的「兩岸互設辦事處」議題,甚至觸及「馬習會」及後續政治談判議題。當然更該審慎處理。
但陸委會與國台辦,仍在三、四月份運動期間持續進行「業務溝通」,並未公布相關影響評估、也未有人民參與空間,持續黑箱。

Q4、兩岸互設辦事處究竟有什麼問題?
A4:如果中方允許台灣辦事處可以在中國核發簽證,可以擁有普遍性探視權,探視每一位被關在中國看守所、監獄的台灣人民,這本身不是壞事。
但其中牽涉許多敏感政治問題:
一、馬政府跟中共都持續強調,互設辦事處不是國與國關係,甚至行政院提出的草案名稱竟然是「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臺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其名稱與定位陷入「一國兩區」的框架,甚至連「中華民國」也不敢提;
二、對於我方強烈要求的「普遍性探視權」,中方仍沒打算給予具體完整且明確有效的承諾;
三、中國來台設立辦事處後,可能成為類似香港「中聯辦」的組織,有利中共在台統戰、情蒐、干預內政。

Q5、為什麼我們要求「普遍性探視權」?中方回應如何?
A5、為保障在中國的台灣人的基本人權,我們主張:「兩岸政府應允許代表探視在對岸受拘留、逮捕、羈押、收容等人身自由受限制之人民,並代為委任律師」。
這是普世人權原則與國際慣例。
目前中國政府只願意以「原則性與模糊化的文字」回應台灣朝野關於「普遍性探視權」的主張,再以其單方的行政命令,做出具體規定。但目前的「司法互助協議」就是用「人道探視」的模糊字眼處理,其結果,多數案例台灣家屬無法探視偵查與審判中被關在中國看守所的家人。

Q6、何謂「台版中聯辦」?開放中國在台設辦事處有何風險?
A6、香港「中聯辦」是中共長期設在香港進行統戰、情報工作的機構,常態性地介入香港政治,並在選舉時發揮直接影響。多年來,「西環(中聯辦所在地)治港」已是港人普遍的認知。
若開放讓中共海協會赴台設辦事處:
第一,「密碼通訊」是領事機構獲明文保障的權利,未來在中國與台灣間的情報通訊上,將更難監控,有利中共蒐集機密情報;
第二,也等同開放中共設立統戰的「前哨站」,更有利進行干預台灣內政、操盤台灣選舉的工作;
第三,過去中國各省省長來台,巨商富賈絡繹於途,未來海協會代表常駐台灣後(內定人選為鄭立中),其對台灣各種公共事務的介入與操控,絕對不會只有一個「周寧事件」(國台辦法規局局長周寧,干涉台北律師公會舉辦中國活摘器官與之人權之研討會)。

Q7、依照理想的「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應該如何進行互設辦事處談判?
A7、對於上述疑慮,陸委會僅輕描淡寫地表示「雙方確定未來互設辦事機構及人員不得介入對方內部事務,也不得有從事情蒐的行為」,卻未提出明確有效的規範與因應機制,也未提供完整的國安評估報告。人民根本不清楚相關風險。
因此,我們要求先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且依據「資訊要公開」、「人民能參與」、「國會能監督」、「人權有保障」、「政府有義務」等我們一貫主張的立法原則,要求陸委會先提出「締結計畫」、提出影響評估及相關因應配套,開放人民參與,而非持續黑箱決議。

Q8、為何訴求「拒絕矮化主權的政治宣傳」?「王張會」與兩岸下一步政治談判有何關聯?
A8、根據媒體報導,中共官方更打算在2014年底前,促成「馬習會」、甚至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促成兩岸政治談判。
這樣的規劃,在過去幾年的兩岸會談中,皆有跡可循:依據2005年「連胡公報」提出的願景,宣稱要在「反台獨」、「一中原則」下,「先經後政」,完成經濟談判之後接著要談「軍事互信機制」、「兩岸和平協議」,往兩岸政治終局談判邁進;另,在中共領導人接班的十八大會議上,也宣示要促成階段性的政治關係安排。
在中國國台辦主任范麗青剛做出「台灣前途由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的發言的此時,陸委會配合張志軍進行「王張會」,等同配合中共進行矮化我國主權的政治宣傳。為「馬習會」,及更進一步的政治談判鋪路。

About thes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