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佔領行動財務說明

如同我們先前的說明,截至4月9日中午為止,因眾多民眾的熱情支持,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已收到足夠捐款,可負擔318佔領國會系列相關行動之開支,當時已停止現場捐款箱與銀行帳戶資訊公開。我們再次重申:感謝各界好意,款項已足,請不要再匯款了。

我們曾經承諾在佔領告一階段後一個星期內公布財務。謹說明截至4月17日中午為止之財務收支情形: 收到捐款新台幣(以下同) 25,899,991元,應支付費用9,300,846元,其中設備費 (含24天租用音響、燈光、舞台、發電機等) 8,327,065元、文宣印刷費174,777元、交通運輸費224,425元、文具費用16,921 元、頭綁帶519,840元、雜項支出 37,818元,目前結餘 16,599,145元,未來尚有物資清理、歸還等等費用,我們將持續向社會公開各項資訊,以供徵信。

如上說明,階段性工作結算後,仍將會有相當款項結餘,未來將用於善後工作(例如資料彙整紀錄),與推動反黑箱服貿、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公民憲政會議等後續運動。為昭公信,在財務稽核上,我們將參考野草莓運動之前例,設置資金動撥的審核小組、監察人、委任會計師,並定期公告收支,人選與執行方式等細節將待討論確定後公布。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敬啟
2014/4/17 18:00

【民主陣線聲明】我們婉拒許勝雄的「代位求償」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聲明(2014/4/18) 敬請發布
我們婉拒許勝雄的「代位求償」

據媒體報導,對於318運動造成立法院設備損害問題,立法院長王金平今日表示,經過估算的結果,概算立法院損壞金額是新台幣285萬元,並且由工總理事長許勝雄「代位求償」,負責所有的修繕金額。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表示:民眾先前捐助此次運動的結餘款足以支付此一款項,我們願意主動支付285萬元損壞金額,但拒絕許勝雄先生的「代位求償」。(318佔領行動財務說明請見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部落)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表示,我們感謝運動過程中所有民眾出錢、出力、捐輸物資的協助,但是歉難接受工總理事長許勝雄先生的「代位求償」,原因有二:

一、「代位求償」是許勝雄先生賠償立法院後,由許勝雄先生取得立法院對青年
學生的求償權,日後許勝雄先生可決定是否對個別行為人提起損害賠償訴訟,甚至可聲請假扣押,滋生無謂糾紛,不能真正解決問題,且與多數國人之期待不符。

二、在兩岸協議監督法制不健全的情況下,全國工業總會多次施壓要求立法院盡
速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正是造成先前黑箱服貿粗貿闖關的原因之一,而全國工業總會多次反對調漲基本工資,也是青年貧窮化的原因,就理念上我們實在無法接受許勝雄先生的「好意」。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
新聞聯絡人:賴中強(0970-533-210)

【行動方案與訴求】轉守為攻,遍地開花

訴求盤點 持續進展

這次的佔領運動,導火於張慶忠在3月17日的委員會,在30秒內恣意宣稱已完成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審查,送院會存查。在我們的行動壓力下,目前已經議事處確認會議無效,張慶忠委員也在3月31日為此道歉。

在佔領運動中,我們提出了「四項訴求」,而這「四項訴求」分別是「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先立法再審查」、「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以及「退回服貿」。隨著運動的開展與擴大,部分訴求獲得進展,未來仍需全民繼續監督推進。

首先,「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由人民提出的民間版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已完成提案連署,並送交到立法院議事處,即將在本週五(4/11)的院會中決定付委審查。後續有待完成委員會審查,與院會二、三讀程序。

我們再次重申,未來監督條例的立法,必須符合民間版草案所標舉的「公民要參與」、「資訊要公開」、「人權有保障」、「政府有責任」、「國會要監督」等五大原則。

其次,「先立法再審查」,是要求在服貿協議開始審查之前,必須先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就此,王金平院長在4月6日的聲明中表示「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這意味著王院長在其職權內做出承諾,取得「先立法,再進入『院會』審查」的初步成果。然而,我們也清楚明瞭,因為召開院會是王金平院長的職權,而委員會屬於個別立委職權範圍,所以單憑王金平院長的承諾是無法完整保障「先立法再審查」,還必須觀察服貿協議在「委員會」裡的發展。未來,我們將以具體行動警告朝野立委切勿罔顧民意,在立法完成前,切勿強行審查兩岸服貿協議。

再者,「退回服貿」,是要求立法院將服貿退回行政院,在3月24日立法院的聯席會便決議要求行政院撤回服貿協議重啟談判,然而,這項決議並未實質完成,仍待院會決議確認。

在行動中,我們提出了「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因為我們了解到,在反黑箱服貿運動的背後,已反應了當前國家代議政治失靈、憲政層級的危機。因而,召開憲政層次的公民會議以回應當下的危機。所以,我們反對馬江企圖敷衍人民訴求,所召開的經貿國是會議,這完全不符合我們的要求。我們質疑這場會議的意義以及代表性。我們要求讓人民直接參與公民憲政會議的討論,並秉持著,與4月6日在議場外舉辦的「草根論壇」一樣的草根民主精神,而討論議題應該包括憲政體制、兩岸關係、選舉與政黨制度、基本人權與社會正義、經濟政策與世代正義等,由下而上解決當前國家憲政危機。

國會不從 人民不會退讓

從我們撤出立法院到從事草根組織動員的這段期間,我們要求朝野立委恪守職責,以民間版的五大原則為基礎,進行兩岸監督機制的立法工作,在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審查「服貿協議」。不只如此,我們也強烈要求馬政府在法制化完成之前,不得再與中國洽談或簽訂任何協議。

即便暫時撤離了立法院,我們仍要警告台灣現有的政治精英,特別是握有行政權的執政黨,以及至今仍服從於馬意的藍委,應該要體認到人民的意志,停止再以欺騙伎倆來閃避人民的訴求。

同時,我們也要告訴立院反對黨及其立院黨團,確實負起監督政府的責任,阻止馬政府持續傷害我們的國家,並拒絕朝野政黨間私相授受的政治交易。我們要求,不可讓黑箱服貿協議闖關,不可讓保守的行政院版本監督條例通過。

今天,人民站出來不但是要拆毀黑箱,同時要發出一個警訊:我們已經看穿政客們的伎倆與算計,如果你們仍執著於陳舊的政治思維與既有的政治利益,而罔顧人民的主權者命令,那麼台灣將有更大、更超乎你們所能想像的社會動能,挺身而出,要你們付出應付的政治代價。

持續民主深化的鬥爭

在長達二十四天的佔領行動中,台灣公民社會展現了前所未見的團結與動能,如此巨大的能量,絕不會在走出立法院後而宣告結束。相反地,我們必須再擴大串聯,並立即展開、規劃下一波的運動進程。我們將建立平台與組織網絡,並巡迴全國深入社會基層,但不僅止於演講、集會、草根論壇等方式,更重要的是,深入在地連結理念相近的夥伴,一同建立在地的組織。

走出立院後的下一階段,主要分成三條戰線。第一條戰線,是迫在眼前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必須以民間版五大原則為基礎的立法推動。事實上,這段時間已陸續有團體組織,自發前往地方給予個別立委施壓,要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第二條戰線,是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實質審查,在走出立院之後,我們也將持續佔領運動的動能,透過在地的組織行動,在民間版監督條例立法、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實質審查兩條戰線上,要求各地的執政黨立委予以承諾。

第三條戰線,推動公民憲政會議,也將延續這幾天在議場內外舉辦的「草根論壇」、「人民議會」經驗,彙整各界公民朋友,對憲政議題、兩岸關係、社會正義及人權等,關乎憲政體制改革及未來世代發展議題的想法,並持續將論壇的推動在地化。未來,我們將會收集草根論壇的意見,凝聚共識,進而召開全國性的公民憲政會議,推動憲政改革。

這三條戰線之外,我們還必須針對馬政府的國家暴力與後續的檢調追殺來延伸戰線。

身為佔領行動的核心幹部,必須強調,我們並不會回避任何法律責任,但這並不意味著俯首認罪。不要忘了,馬總統長年寵信的,前任檢察總長黃世銘因為違法監聽遭受一審判決有罪,這個前所未有的醜聞,已經使得馬政府主政下的檢察體制徹底失去正當性,從法務部長羅瑩雪強硬的「依法辦理」發言中,我們已經很清楚地認識到,佔領政院後的暴力鎮壓只是一個開始,佔領結束後的傳喚、偵訊、起訴等秋後算賬才是馬政府以國家暴力施以政治迫害的重頭戲。我們不但強烈譴責這種「威權復辟」的國家暴力,更呼籲檢察官們慎思憲法賦予他們捍衛人權的天職,不可自甘墮落淪為馬政府清算公民社會的劊子手。

四條戰線的展開和持續,是民主深化與專斷獨裁之間的鬥爭。這四條戰線不僅僅是為了實現訴求,也是整體台灣社會持續的民主深化,我們將以之抵禦威權且罔顧民意的馬政府。我們在此宣示,花開之際,我們會再回來。

【宣言】堅持,直到島嶼天光

2014年3月18日,晚上9點20分,學生與民眾赤手空拳,衝破立法院大門,佔領議場的瞬間,這座島嶼就以勇敢、果決、無悔的熱情,改變了自身的命運,迎向漸漸明亮的天光。

佔領是「公民不服從」,也是行使「抵抗權」,展現自主的人民力量。

呼喚民主重生

這波佔領行動,起始於「318佔領立法院」,歷經「323佔領行政院」之國家暴力鎮壓,到「330五十萬黑潮佔領凱道」,堅毅持久24天,不止撼動台灣的政治地殼,也迫使美中強權表態。這波運動展現的爆發力與精神高度,讓台灣在現代世界的抗爭史上,寫下獨特而不可磨滅的一章。

佔領運動,將簽署「兩岸服貿協議」的利弊得失,攤在陽光下,少了這驚天一擊,「服貿協議」已經過關。國民黨強欲通過「服貿」,凸顯馬政府專斷濫權、侵害法治人權,造成民主倒退的憲政危機,讓人民積極思考「民主重生」,將「公民憲政會議」排入議程,為台灣的「民主防衛」注入全新的抗體,重新定義了台灣社會的體質。

抵擋權力貪婪

佔領運動,拖延了國共分贓的進程,揭露了國共架構排除「人民參與」的專制本質,抵擋特權利益集團的權力貪婪。馬政府之所以堅不退讓,正因為這個運動掐住了國共核心利益的咽喉。「服貿」一旦過關,特權資本的政商交易,更加肆無忌憚。

我們的佔領運動,也意識到「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對弱勢階級、對青年世代的剝奪,希望能引發更多社會討論,並且提出「世代正義」的課題。「經濟自由化」之霸權,讓兩岸壟斷資本進行跨海峽的擴張,持續破壞台灣的在地經濟網絡。如此不公平的政治經濟模式,正在透支我們國家青年的未來。我們要實踐新世代的生活政治,從特權統治集團手中,奪回我們的未來。

百年來,這座島嶼的政治與社會運動,無數前輩的血淚抗爭,為我們爭取到基本的民主架構,在馬政府手中嚴重倒退。威權發展的幽靈復歸,讓壓榨勞工、剝奪農民、違法都更、掠奪土地、汙染環境、破壞生態更加層出不窮。

這場運動,守護了我們得來不易的民主生活,但其歷史意義不僅於此。318佔領所點燃的火苗,是未來新一波民主運動的序曲。離開立法院,不是結束,而是轉守為攻、進行草根串聯。未來的戰鬥場域,不限於街頭與議會,更將是一場引發公眾參與的新思想運動。

擺脫強權宰制

這場運動,讓台灣公民社會,成為兩岸互動之「強而有力的行動者」,提升了我們的戰略視野,將台灣社會的聲音,傳遞給中國社會,也讓世界聽見台灣。經此一役,中國政府不得不面對台灣公民力量的崛起,對台灣的「收買策略」也將受到牽制。這場運動催生了兩岸談判的新準則;也讓國際社會理解進行中的兩岸互動模式,在台灣造成什麼樣的經濟控制,以及對民主政治的傷害。

在這個歷史現場,讓我們驕傲地說:佔領行動,讓憲法揭示的「國民主權」,從理念成為活生生的、我們這一代台灣人的經驗。我們試圖突破國共架構、世界強權與殖民惡靈對台灣的宰制,奮力擺脫帝國夾縫下,私相授受的強權擺佈。

我們美麗的島嶼,漸漸天光,我們要告別「被出賣的福爾摩沙」。

這是我們的時代,一個無可迴避的、政治的時代。

夥伴們,讓我們以勇敢、果決,與無悔的熱情,持續奮進,遍地開花,打造一個美好、真實的理想國。

410晚會演講稿【台灣佔領了我們的心】

這場運動還沒有結束,我們不會撤退

3 月 18 號,因為這個黑箱服貿強行闖關,我們在這裡翻過了牆,衝進立法院議場。我們想堅守的,是民主的最後一道防線。我們在等待的,是這個傲慢的政府與台灣多數民意對話、和解。

當我們敲破窗戶翻進建築物,奮力推開厚重大門,還來不及想清楚這是歷史性的一刻,我們首先感受到的是黑暗,一整夜,警方數度攻堅,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一起用椅子堆起防禦工事。攻堅時,我們攀爬其上,抵擋來自門外的衝擊。

議場外的群眾,為了避免大量警察湧入立院強制驅離學生,千人到上萬人,自發地聚集在立法院入口處徹夜靜坐。我們佔領了議場內、青島東路、濟南路、林森南8巷、中山南路,開始了長達 24 天的苦守。許多 NGO 團體、組織工作者都放下了內部既有的工作,迅速地集結起來,搭起舞台與燈光,24 小時不停地輪班主持活動、帶現場群眾進行短講,認識服貿與訴求,是這些人義無反顧地扛起了街道現場與運動論述。

3 月 23 號,行政院那個晚上,當我們以肉身直接感受這個國家的暴力,當政府以鎮暴警察、水車,對付手無寸鐵、呼喊「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口號的學生與公民。之後,議場內外瀰漫著憤怒與恐懼

那天晚上,整個台灣都失眠了。

這場血腥鎮壓的傷痛,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3 月 30 號,黑潮佔領了凱達格蘭大道,當 50 萬個我們站在一起,我們彷彿看見一點微弱的天光。街頭上,多的是一待就是五天、十天、甚至至今還沒回家的朋友。有人因此辭職、有人因此休學;有人因此和另一半分手或與家人爭執。但我們都還是在這裡,還在這裡守護彼此。

今天,4 月 10 號,佔領 573 小時後。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真的累了。

———-

我們必須承認,這場運動不完美。圍牆、拒馬、蛇籠的限制,將我們從議場內外分開,場內警察寸步不離的緊迫盯人、場外面對黑道的恐嚇與惡劣的天氣,使得很多重要的事被忽略了。忽略了在不同位置上的夥伴們,忽略了投入全身心力,但沒有發言的第一線志工。

我們都還不夠成熟,不夠成熟去互相理解彼此誠摯與熱情的心意;不夠成熟去處理運動決策與發展的開放性。我們必須反省,我們必須承認空間的侷限、肉體與精神上的疲累與不堪。

但這是一場戰爭。

這是一場面對掌握了龐大資源、專制獨斷行政與立法、組織綿密的國家機器的戰爭。即使我們的身體再疲累,我們所堅持的理想的底線。也絕對不可能棄守。

我們這些容易被保守的法制觀念,解讀為暴力的衝撞與佔領行動,是因為我們想要衝破的,是這個密不透風的巨大體制。我們必須看見這群用自己的身體、願意承擔風險、以不攻擊他人的非暴力抗爭手段。這些行動者的勇氣與必要性。

同時,當先鋒拉高了運動的能量與能見度之後,再靠更多公民參與者加入,守護了衝撞佔領的成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如果掌權者持續利用體制來壓制人民,我們也會再用這樣的行動,持續抵抗下去,我們已是更勇敢的人。

——-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什麼時候會完成?會通過哪個版本?對於先立法再審查,王金平的承諾是否能實現?服貿協議究竟能實質審查、修改,還是其實只能逐條表决?

這些我們都還不知道,但我們已經突破了最重要的第一步,24 天以前,可能社會上許多人都還沒有看過服貿協議的條文,沒看過懶人包、不了解立法程序;守護民主平台長期倡議的監督機制,也從來沒有得到足夠的社會關注。

但今天,透過網路、媒體、24 小時直播、各國語言的翻譯志工,引發了國際社會高度的關注。整個台灣社會都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自己的未來卻沒有辦法自己決定?整個台灣社會也開始憤怒,為什麼我們的民主體制這麼像專制政權?為什麼拼經濟至上的思維,總是霸凌了所有我們珍惜的事物與價值?

在這裡的每個人,從靜坐、從聽短講,到一起開始參加公民審議的會議,彼此開始討論,為什麼我們在這裡,討論服貿、討論監督政府,討論到底我們想像的民主國家是什麼樣子?

這些討論,正式打開了我們自己對於台灣未來憲政體制的豐富想像,這場運動還沒有結束,因為我們還沒有成功,整整 24 天以來,政府除了虛假的話術、敷衍的回應、強硬的態度之外,什麼也沒有給我們。利用輿論攻勢以及各種不實的抹黑、分化,甚至以國家暴力試圖恐嚇人民,逼迫我們放棄、逼迫我們妥協。

政府說,他們要對佔領立法院與行政院的人民,追究法律責任。但是我們要說,人民必定會追究,執政者流血鎮壓的政治責任。

如果政府執意不願與人民和解,我們也不會繼續坐在這裡苦苦等待,我們要轉守為攻、重新凝聚夥伴、組織彼此、共同出擊。整個台灣社會已經用各種自發的行動、集體貢獻自己的專業能力,共同回應、參與了這場運動。

這三個禮拜之間,許多人默默地在背後支援,源源不絕的物資、捐款,這些人,大多是普通的中產階級、底層的勞工與人民,有外籍配偶、也有阿公阿嬤,這是充滿善意、滿滿人情味的台灣跨世代、跨族群的合作,這是想要「真正的改變」的草根力量。

而這股能量遠遠還沒打算要撤退,還沒打算要結束。割藍委、小蜜蜂、罷工罷課、各地巡迴組織、持續推動「公民憲政會議」的草根論壇,我們看見越來越多充滿創意、充滿行動力、自發、自主的公民行動,在全台灣各地、甚至是海外都逐漸成形。

一方面,我們要對未來的立法過程持續監督,另一方面,我們要靠推動公民憲政會議,重新展開對憲政制度的想像,我們要喚起更多的人醒過來、站出來,大家互相理解差異,找到共識,成為行動的夥伴。

理想的代價與重量,我們要負起責任,共同承擔。這只是開始,我們堅持想要的「真正的改變」,絕不會棄守。我們要繼續行動,並持續監督政府與立法,如果這個政府執意蠻幹,我們一定會重回街頭!

太陽花從播種到開花是 60 天,花開的時候,就是我們再次集結的時候!我們佔領議場的這段時間,台灣已經佔領了我們的心。